嗨!您来了,欢迎来到深圳设稷美家!一起坐下喝杯茶聊聊吧!

加入收藏 | 在线留言 | 网站地图
  • 微信扫码咨询

  • 公众号

全国咨询服务热线

13602509107
400 172 6514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专访|深圳设稷美家家居创始人霍泽华的大学同学:叙和堂主人张金华-中国内地古典家具修复及原皮壳鑑藏的推动者

时间:2020-11-23 15:00:25 点击:

100.jpg

敘和堂主人 張金華


例,尤其是对黄花梨所谓「拔步床」的研究。


在中国内地古典家具圈拥有好人缘、并在古家具修复上博得「张医生」尊称的张金华先生,从事中国古典家具研究及修复已超过二十年,可以说是中国内地资深且具发言权的专家。他对中国古家具的鑑赏,有别于西方对老黄花梨家具必需打磨油亮的看法;相反的,他则坚持老黄花梨家具鑑赏,最好是不要打磨保持原皮壳。因为一件好的黄花梨古典家具,如果为了世俗上的美观而去破坏原皮壳打磨烫蜡,便破坏了它经年累月作为古董鑑赏的价值,就如同去打磨如新一件战国出土的青铜器,对古文物是一种破坏。


如果有收藏家要他打磨一件老黄花梨家具,他都会耐心劝说,将一件老家具打磨只需要几小时,但要它恢复原皮壳可能要10到20年甚至更久的时间。在修复观念上,他更坚持在保留原物状态最大化的基础上恢复,尽量保留老家具的原貌,绝不修旧如新。他对中国古典家具保留原皮壳的审美观念,这几年也受到中国藏家的普遍认同,并成为现今中国古典家具收藏的主流观点。


自2020年疫情以来,《CANS艺术新闻》编辑部有更多的时间可以针对各个古董品类深入研究并製作专辑发表,就古典家具黄花梨部份,我们已製作了{案}、{床、榻}二个专辑,且专访到香港「嘉木堂」伍嘉恩女士、台湾「雅典襍」陈仁毅先生俩位专家,分别回顾她/他们所经历的中国古家具市场从无到有的过程。本期我们再编辑策划黄花梨{架子床}专辑,并邀请到「叙和堂」主人张金华先生,为读者讲述中国古典黄花梨家具市场的变迁,以下便是他就中国古典家具市场的观察,以及多年来对于古家具修复的看法。


200.jpg

张金华在摄影棚鑑赏家具


CANS艺术新闻:您曾就读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多年艺术专业为何没有选择创作之路,而是选择走进古典家具这个领域?

 张金华:

对于家具,我一直以来就很喜爱,这与身为江苏南通人,从小耳濡目染诸多苏作家具有著很大的关係。八十年代末,我在就读中央美院时,就开始收集一些小件木器,如瓷器的底座、案头几等,这些小件古玩的学习和收集,成为我生活中很愉悦的事情。当时古家具在民间已经有陆续出现,但以榉木、柏木等家具居多,黄花梨与紫檀等硬木家具偏少,当时香港、台湾等地来的外商,住扎进入中国内地收购老家具的人员众多。


虽然当时信息不发达,但黄花梨这样的硬木家具,只要一出现,马上就会被收购,民间有个说法叫「黄花梨不隔夜」,这恰恰反应了当年黄花梨家具市场的热络及买卖成交的抢手,这也让我看到了古家具收藏及经营的前景。


从1993年起,我便开始收藏大件的老家具,多以自用为主。1995年我开始真正经营家具,基本是从江苏、安徽、上海等各地搜寻古家具。这时候正是内地古典家具拍卖市场起步阶段。直至今日,我对古家具仍旧保持著热情的初心,梳理和研究维扬家具与其它地域家具的区别、特点,以及古家具的修复。


年轻时,我对什麽都充满了好奇,朋友戏称我是收藏「杂家」,但近十年我开始不断做减法,现在古家具的研究、修复、收藏是我专情并感到愉悦与放鬆的事,因此我想把这一件事情做好。至于古家具的魅力,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古典家具的艺术感染力是千变万化的,不同时代赋予它不同的文化差距,让爱它的人始终能感受到年轮之美。

CANS艺术新闻:您自九十年代初开始涉足古典家具行业,几乎见证了近三十年古典家具市场的兴起与热潮,请问您是如何看待过去这些年家具的市场行情?

 张金华: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香港荷里活道古董家具市场的繁荣,与内地古董不断流出息息相关,这个时期也是中国古典家具经香港输出的其中一个高峰期。上一个高峰要追溯到二三十年代,那时很多西方人定居在中国时,因喜欢甚至研究古典家具,并将古典家具带回欧美各地,这些古典家具现多在世界各地重要博物馆、大学及私人等机构珍藏著。


至于古典家具的市场价格走向,每年春秋两季的纽约苏富比、佳士得等几家拍卖,基本影响著这一整年家具市场的交易价格,可以说是风向标。当然,同样品种的古家具在拍场上会出现不一样的价格,这与古家具的真伪性、稀缺度、品相、年代、出处、工艺优劣等有著必然的关联。


关于市场对黄花梨与紫檀家具的认知,在这几十年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1995年之前,黄花梨与紫檀的价格没有办法比较,后者远高于前者。一是因为市场出现的紫檀古家具多为清代宫廷所製,重视雕刻装饰,故而紫檀古家具雕工精緻者价值更优;二是明式的紫檀古家具本就稀少,而这十几年紫檀家具的价格增长幅度却远不如黄花梨家具。


分析原因有几点:

一、材料本身,现在的印度紫檀新材市场充裕,另外又有貌似紫檀的非洲血檀、大叶紫檀等作为替代涌入衝击市场,造成一定的混乱。

二、审美情绪的改变,现在大家更多喜欢追求极简风格的明式家具,而在明式家具中,黄花梨材质居多,紫檀材质偏少。

三、黄花梨原料的稀少与枯竭,导致市场黄花梨新家具的高涨,从而也推动了黄花梨老家具的价格增长。

四、黄花梨材质对于环境的要求不高,稳定性相对比其它木材高。

五、紫檀色彩偏重,与现代居室不易搭配,而黄花梨色泽淡雅,比较融入现代居室的色调。


300.jpg


400.jpg

2019年在北京佳士得艺术中心进行古代家具专题分享会


CANS艺术新闻:过去中国古典家具大部分都远销国外,为了适应西方人的喜好,黄花梨家具几乎都要打磨光亮。近些年中国藏家不断加入古典家具的收藏行列,原皮壳的古家具深受中国藏家喜爱。中国与西方藏家对古典家具的收藏已有著明显不同的要求,这一点您怎麽看?

 张金华:

其实,过去大多数中国藏家对于原皮壳家具一向是鑑藏的标准,但受制于国内经济能力不如海外,没有太多的话语权,因此古家具销往西方时都予以清洗、打磨、烫腊;只有台湾、香港少数几位比较内行的家具行家,推荐原皮壳的古家具。


2000年之前,贵重的硬木家具以及漆器家具,基本以欧美人士收藏为主;2005年之后,市场出现倒流趋势,很多重要古家具开始回归中国;随著中国经济力的提升和内地藏家对于原皮壳家具的要求,中国内地的市场需求逐渐走向原皮壳家具的品味,内地多数藏家甚至会让自己原本打磨油亮的古家具做去腊处理,尽量恢复古家具的原貌。


过去的中国古家具市场主要销往西方,而今市场已转向回到中国,几乎现在国际拍卖场上,比较稀有高价位的明清家具都是被国人买回。除此,现在的古家具市场高涨行情,已让西方收藏家很难再参与下去,会导致西方对中国古典家具推广的减弱,这是让人比较担忧的。但回过头来说,中国古家具的大量回流,使得中国学术界、行家、藏家群对于古家具系统的研究和整理必然更为清晰与全面,这将大大提升中国古典家具的价值。


500.jpg

2018年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报告厅 马科斯·弗拉克斯《士林典藏:文房木作小件的典范价值》学术研讨会

CANS艺术新闻:从学术与市场两个方面分析,您觉得未来古典家具的走向趋势会是怎样?

 张金华:

学术和市场基本是紧密相关的。譬如学术上推动古家具原皮壳的美学概念,收藏家也认同且倾向这类的品味,市场便会随著学术的提出和收藏家的认同,而朝原皮壳古家具价值与价格调整;对于收藏家来说,古家具的学术推广,具知识性,是收藏品得到认同极为重要的一部分,这是两者之间互动的结果。个人认为,未来古家具学术的探究,会往清代早期、明代以前甚至更早年份的古家具考证,以填补中国古典家具历史研究的空白。


再从市场方面讲,好的古家具未来价格走向会更高,虽然今年因疫情关係市场出现担心,但毕竟顶级藏家与市场稳定性还在,罕见的古家具数量有限,属于一个更为小众的收藏品类,其市场相较于书画市场份额所佔有比例太小。而近年来在拍卖市场上出现的好家具,一是因为一些欧美等地藏家的家庭变故,收藏换代,二代藏家兴趣的转移而愿意出手;二是许多西方藏家入手早,过去价格相对便宜,如今价格已经翻了数十倍乃至数百倍,作为投资已收益颇丰,因而愿意让出。但无疑的,今天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中国古典家具交易数量及受追捧的现象,应是中国古家具历史上的高峰。

CANS艺术新闻:您觉得古典家具拍卖何时会突破亿元人民币?又会是什麽样品项的古典家具?

 张金华:

在我刚接触古家具时,内地显少价格有超过十万人民币的一件家具,现在想入手一件喜欢的黄花梨家具,都不会是太容易的事,因为可以入眼的古家具几乎没有低于一千万人民币的。现在中国古典家具在拍卖中成交的最高纪录是九千多万,目前还没有出现亿元人民币的家具,我相信未来两三年内,市场不仅会出现过亿人民币的家具,甚至有可能会有突破两亿人民币的家具出现,因为据我的了解,还有一些古家具的重器深藏在藏家的闺阁之中,没有露出于市场。如果市场一直按著健康的趋势发展,相信不久的将来,这些顶级古家具必然将陆续浮现于市场。


至于你问我,未来市场上出现过亿人民币的顶级古家具是为何物?我认为市场上未来的顶级古家具,应该会是稀有的高年份且具美学结构的古家具;当然,做料讲究、极为罕见、工艺複杂、具有一定独特性及学术价值的古家具,也会是藏家们愿意花上亿元天价追逐的标的。

CANS艺术新闻:随著藏家群的换代,近年古典家具圈新进不少新的年轻藏家,他们一进入便是古典家具市场价格的高峰期,能不能稳定持续的收藏还是未知。作为古家具行业的前辈,您是如何看待这些新进的年轻藏家?

 张金华:

对于老藏家而言,因为一直有参与其中,对古家具市场行情有著相对保守的认知,而新入场的年轻藏家,没有以往价值概念的障碍,下手会比较重。新藏家大概有三类人群,一类是因父辈相传,自幼受到影响和熏陶;第二类是出于个人喜爱,自身经济实力强,此类佔大多数;第三类是属于艺术家、设计师等,有特殊的审美观。


现在80、90后新生代藏家,对古家具的探究让我很惊讶!他们关于古家具的工具书籍应有尽有且具系列。甄选古家具时,都能兼具各个方面的细节及美学价值,这群新生代藏家的收藏概念,有系统、有前瞻性,还具有一定的国际视野。在他们积极的推广下,也会影响其它门类的藏家,比如书画、陶瓷的收藏家,引导进入古家具的收藏行列,因此我很看好新生代藏家的加入,他们的品味与热情必然对现今的古家具市场带来衝击与提升。


600.jpg

2016年在英国伦敦平面设计师阿珥楠·罗特姆家中与马科斯·弗拉克斯等友人在一起


CANS艺术新闻:对于中国古家具修复,您在这行享有很高的声誉与赞佩,这方面您是如何得到那麽多藏家和博物馆对您的信任?

 张金华:

我是北京中央美院毕业的,没有走向艺术创作的领域,却莫名的走到了中国传统家具研究修复之路,究其原因,还是出于个人的喜爱和执迷。另外,艺术也是相通的,不分门类。90年代中期,我在北京近郊成立家具修复工作室,由于修复态度科学认真,修复效果得到业界好评。2005年国家博物馆经过多次考察,最后确定,委託我们修复其馆藏家具,这也是国家博物馆首次委託民间单位的修复工作。


对于藏家委託的老家具修复任务,我们都能一视同仁,不惜工本,直至满意为止,如果是珍稀家具与工艺複杂的家具修复,一般我会实行免费制。这些收藏家朋友问起,为何不肯收他们的费用时,我则会跟他们分享我一个收藏家朋友与日本文物修复师的一段故事。


我这位朋友是一位全世界武士刀收藏的重要藏家,一次在东北意外得到了一把「平安时代的武士刀」,仅剩下刀体部分,十分珍稀,不惜重金到处委託友人,找寻修复师。经友人推荐一位当今极有名望资质的日本刀剑修复大师,修复师目睹后,惊叹此刀的来历与价值,承言自己没有资格和能力修复;我这位朋友就急了说你都不能修,那谁还能修呢?他说我师傅或许能修,可是他已退休收手多年了;收藏家朋友说让老师傅看看这件实物,或许有更好的建议?并且补充一句不论多少钱都没关係,只要老师傅愿意承接。


后来这位老师傅看过后,意想不到的说这把刀太珍贵了,我愿意修,但有两个条件,一、修复时间不受限制,二、修复报酬待议。就这样刀被拿走了,而且整整两年音讯全无。直到第三年的某一天,我这位朋友接到日本来的电话说,您的东西修好了,可以来取了。于是,我这位朋友立即赶往日本。


老师傅交付前,在家设宴款待我这位朋友,酒过半巡,即请家人把修好的刀双手递出,我这位朋友打开外盒后看到修复后的结果,惊叹无比,修的实在太完美了!在欣喜之馀,心裡也在琢磨酬劳该是何等的昂贵。随后老师傅请家人拿出一个信封交给他,他打开信封后发现裡面装著厚厚的一叠现金。他问这是?老师傅说这是给您三万美金的酬金,谢谢您给了我这个机会,来修复这把极为珍贵的武士刀,这让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荣幸……


这位朋友与我分享的这个日本老师傅修复刀的故事,的确影响了我面对一件罕见老家具的态度,让我这一路走来有缘修复到许多罕见的古家具,并得到重要藏家们的信认。


700.jpg


800.jpg

张金华在摄影棚鑑赏家具


CANS艺术新闻:您为什麽会想要成立古典家具研究修复工作室?

 张金华:

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九十年代在国内没有专业修复古家具的机构,民间基本也是摸石头过河。全世界最好的家具修复师,也是欧洲苏富比、佳士得拍卖公司的木器顾问及修复师克里斯多夫・库克先生,是业内公认的中国古家具修复师,他是从修复欧式古家具转入修复中国古家具的,修复方法理论科学,且经验丰富,对古家具的内部结构、外部表层都有一定的了解。但由于他在英国,而且2000年左右就退休了,路途的遥远以及修复的费用昂贵,都让想要修复古家具的人士望而却步。


所以从九十年代中期,我就不断学习专研,各处寻访能工巧匠,包括藤工、漆工等,成立了这个古典家具研究修复工作室。现在工作室主要专注于硬木家具的修复,针对黄花梨、紫檀、鸡翅木、铁梨木以及柞榛木等。大部分服务对象为内地机构和收藏家,以及身边的艺术家同好。每一件家具修复大多由我都亲自参与,力求做到完美,因此常有朋友开玩笑的称呼我是「张医生」(哈哈)。

CANS艺术新闻:请问张医生,您是怎麽理解古家具的修复?修复工作室的核心理念是什麽?

 张金华:

一件老家具的修补,除了要先了解木质、木纹,用老料修老件,新配的老料要能衔接上,尽可能修得天衣无缝,同时也希望能借助先进的修复手段,提升一件家具的美学价值。修复是否能令器物恢复到完整状态,看不出修补的痕迹,这不是最高境界,美学才是最大的挑战。


我的想法一直是坚持「只做加法,不做减法」,尽可能的尊重古家具原貌,随著市场对古家具价值的认可,这种理念也越来越被大家接受。譬如一件古家具的腿残缺了大半,过去的修复方式可能会选择将它更换,或者会选择接上,但也常常是把断裂错落的茬口磨平再衔接,将原有的一些木料去除,这是做减法;但我们在做修复时则会选择保持、保留原有体量,最大化的尽量不去破坏它时间留下的痕迹,这样古家具原有的状态才都能够被保存下来,这种修复的理念可以解释为保护性修复。


但从整体来讲,目前中国内地一些修复方式大多属于商业性修复范畴,对于老旧家具採用了不可逆修复,对古家具有一定的破坏性。可喜的是,有一些热爱古家具的年轻修复师,不断在鑽研木材的特性及家具的修复技法,从修复条件、手段,到对待器物的态度上,都已经上升到另一个层次,并且在寻找著更合理和科学的方式;也就是说目前中国内地的古家具修复已经进入新的阶段,对细节处理把控进步很快。


还有一个修复观念我们也想尝试,那就是比较朴素的修复。譬如在日本博物馆中展示的家具,有修的地方通常也是不作旧的,新老的区别一目了然,这与我们现在所做的又属于两种不同的修复理念。


900.jpg

2018年在北京嘉德参观陈增弼先生文献展


CANS艺术新闻:刚刚提到古家具修复的观念,您认为美学是最大的挑战。学生时代曾在美院的学习,对于古家具的修复有没有什麽帮助?

 张金华:

有非常大的帮助,我比一般人要理解线条以及曲线的美。譬如说,有一些配件找不到依据的,是很难修复的,这需要通过很多美学的知识和修养来判断,但臆想很可能会产生错误的判断。我在修复中,比较有优势可以凭藉我的所学,捕捉到古人的製作痕迹,比较容易融会贯通。这是一般修复者达不到的,只有具备美学基础的人才会在这个方面有所理解。

CANS艺术新闻:您多年来修复古家具不计其数,相信一定给您带来很多不一样的感悟,可以与我们分享一二吗?

 张金华:

修复古家具确实给我带来很多知识与经验,包括前几年出版的《维扬明式家具》一书,一部分也受益于古家具的修复与研究。在修复过程中,古家具的拆解、重组,你会发现很多古家具千变万化的结构奥秘;又比如说,古人为节省珍惜木材,一件黄花梨家具,会在不易看到地方使用其它木材作为辅料,如弯带、穿带部位,苏北地区惯用柞榛木、柞桑木等,苏南则用铁力木、榉木等。就我的经验来看,极少有整件古家具,全部都是用珍贵黄花梨製成,包括清代宫廷家具。


在新製作家具方面,最好的学习是对实物的模仿,通过实物去观察消化结构和细节,只有领悟到古人在製作每一个零部件时最美、最精髓的节点,再配合大量的实践经验,才能成就新的家具。新中式家具我不想做,我认为明式家具已经是很成熟的体系,很难再超越;现今这个时代也不是明代,所以我们可以设计并製作新的家具,只要在原有的明式家具结构中的尺寸比例和功能做一些调整,便能创新出符合这个时代,现代人生活习惯的新美学家具。


901.jpg

2016年北京故宫建福宫 《维扬明式家具》新书发佈会


CANS艺术新闻:您编著的《维扬明式家具・续编》即将出版上市,这本新书与四年前出版的《维扬明式家具》有何区别?


 张金华:

还是维扬家具的系统。原先的第一本,仅限于苏北地区出现的古家具,第二本则是在此基础上还展开了一些对其它地区发现维扬特徵家具的描述,以及增加一些漆器家具和天然木家具,品种较第一本丰富许多,譬如说架子床、罗汉床、榻等部分。第二本还有一个特殊要求,就是尽量不使用曾经出版过的家具,所以你会看到书裡有一些孤例,如拔步床、架子床、躺椅等。当然,这也离不开众多藏家的支持。新书其中一个重点,也是一件「拔步床」的发现与论述。



CANS艺术新闻:您编著的《维扬明式家具・续编》即将出版上市,这本新书与四年前出版的《维扬明式家具》有何区别?

 张金华:

还是维扬家具的系统。原先的第一本,仅限于苏北地区出现的古家具,第二本则是在此基础上还展开了一些对其它地区发现维扬特徵家具的描述,以及增加一些漆器家具和天然木家具,品种较第一本丰富许多,譬如说架子床、罗汉床、榻等部分。第二本还有一个特殊要求,就是尽量不使用曾经出版过的家具,所以你会看到书裡有一些孤例,如拔步床、架子床、躺椅等。当然,这也离不开众多藏家的支持。新书其中一个重点,也是一件「拔步床」的发现与论述。


902.jpg


《维扬明式家具・续编》


903.jpg

《维扬明式家具》


904.jpg

《维扬明式家具》英文版

CANS艺术新闻:那麽可以先向读者透露,新书中您关于「拔步床」的理解与看法?

 张金华:

发现的这件黄花梨大床,原出自于江苏省南通市海门包场镇,总长近800厘米,宽239厘米,地平之上四周设多根立柱,上承架顶,顶下周匝有挂檐,下部四面设围栏,地平上承放长、宽尺寸相近的榻和架子床各一件,床前各有廊庑,两床之间有廊道,宛如一间小屋,是一件真正的「拔步床」,应为私家订製之物。遗憾的是除榻和架子床完好保存外,其馀各部件均被分批售出,散落各地,有的可能已作为材料或其他家具的配饰。我则根据当年参与经手人提供的线索,逐一调查走访,获得一些实物残件信息,绘图示意,以期还原其盛。并引用清康熙《张竹坡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插图中见有带碧纱厨拔步床作为参考。


「拔步床」另写作「跋步床」或「八步床」,其名称明清典籍多见,如文震亨《长物志》卷一「室卢・海论」:「斋必三楹,傍更作一室,可置卧榻⋯⋯如今拔步床式。」明王玉峰《焚香记》中有「嵌八宝螺蛳结顶黑漆装金细花螺甸象牙大拔步床」,明代《金瓶梅》也出现「拔步床」「八步床」。清初南岳道人《蝴蝶媒》第十四回中有「水磨花梨大八步床」。称谓不一,但同为居室卧具。


近现代学者将明版《鲁班经匠家镜》中的「大床」与「凉床」释为「拔步床」。「大床」与「凉床」与江、浙、皖地区民间俗称为「踏步床」或「踏板床」的大型带踏脚架子床样式基本一致。明郎瑛《七修类稿》:「踏步床,谓床前接碧纱厨者。踏,踏脚;步,步幛也。」碧纱厨古代也称为「廊庑」,指前廊或围廊,其下设踏板,上有顶盖、罩檐,四周设格扇板或栏杆。《通俗常言书证》引《荆钗记》言:「今乡村人云拔步床,城市人仅云踏步床,非也。」又认为拔步床(八步床)与踏步床(踏板床)为两种不同类型的床……


905.jpg

张金华在测量家具现场(黄花梨拔步床的其中一部分)


友情链接

优才科技 设稷美家

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产品中心 -- 案例展示 -- 招聘精英 -- 联系方式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道博智中心C栋203
电话:400 172 6514 手机: 18587720608
邮箱:2351384897@qq.com
版权所有:深圳市设稷美家家居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优才科技 粤ICP备2020119377号
  • 微信扫码咨询

  • 公众号